新葡的京集团350vip(中国)有限公司

 

 

您的位置: 首页  新闻动态

学术讲座回顾|西班牙学者Jordi Collet-Sabé副教授线上报告顺利举办

发布日期: 2023-03-14   浏览次数 19

20233718点西班牙维克大学-加泰罗尼亚中央大学(University of Vic-UCC)Jordi Collet-Sabé副教授应邀在线上为大家带来了一场有关“Against schools, an epistemological critique反对学校一个认识论的批判”和“Beyond School. The challenge of co-producing and commoning a different episteme for education超越学校合作创造并共享一个不一样的教育认识论”两篇论文的精彩讲座

 

Jordi Collet-Sabé副教授从个人从事相关研究的原因为何尝试思考不一样的教育西方现代化进程与现代学校体系的建立对现代大众学校进行认识论批判的六大轴心尝试开设不同的教育机构等方面介绍了他的研究与思考

他指出想要争取平等公平的教育需要不断逆流而上在他既往的工作经历中多次接触到某一现象在进行治理后的5年甚至10年后反而愈演愈烈由此他开始思考是否会有不一样的教育方式简单介绍完个人经历后Jordi Collet-Sabé副教授指出他Stephen Ball教授基于罗根于2017年提出的问题学校到底哪里出了问题开始探讨,并思考学校教学是否可以运用不同以往的方法继续开展回溯学校产生的历史在现代化前学校是“一体化”的唯一固定的一节课唯一的位老师同一个年龄的学生唯一的学科……而在前现代化学校里第一次对学生的年龄学习的学科学习的过程进行分类在学校完成大众化和现代化后再一次转向“一体化”即使世界中有千万片不同的叶子但在课堂里就让学生临摹同一片叶子也许问题的关键在于学校本身变成了一种工具而产生这种学校模式认识论则是这个问题的答案:如何社交?如何教学

当提及认识论通常会使用福柯的观点“在任何给定的文化和任何给定的时间段里无论是理论上或是实践中,认识论定义了所有知识的可能性条件。所以当我们尝试拒绝并批判大众化现代学校时应当去思考我们所看到的一切现象及其背后的深层逻辑和存在的合理性

 

西方现代化进程与现代学校体系的建立

Jordi Collet-Sabé副教授认为西方现代化始于16世纪法国大革命和圈地运动现代化范围覆盖了从现代科学和现代科学研究方法殖民主义现代国家到哲学……

在现代化的进程中,国家重塑学校系统的目的在于培养忠实的市民,培养“依顺的”基督徒,培养忠诚的士兵,与其他国家争夺土地、黄金、能源、大城市以及工业贸易。因此,学校成为重组现代化进程的主要工具之一,而此前学校与家庭和社区相联系,但现代化学校使国家成为课程、教学和评价的新组织者。

对现代大众学校进行认识论批判的六大轴心

随后,Jordi Collet-Sabé副教授提出了对现代学校进行认识论批判(the epistemological critique的六大轴心)。第一,学校不是为了社会认同、平等、批判性思维、团结或福祉,而是为国家竞争,为不断增长的人口和领土提供管理、为不平等而建立和推广。第二, 现代学校认识论是一套建立界限和二元论的理论,它限定了教育的形式、目的和方式。现代学校建立了一个划分和分类的系统。第三,学校认识论以普遍性为基础,再生产此普遍性,阐述一种存在方式并使之正常化。第四,学校是验证不平等现象的地方,而不是减少或挑战不平等的地方。第五,学校是个人化的,是一种关键的技术以构建独立的个体。第六,学校是指对(合法)知识的垄断,而不是对其他形式的非专业知识的垄断,这些知识由家庭、亲戚和社区掌握。

之后,Jordi Collet-Sabé副教授提出了6点设想,希冀为大众化的现代学校开辟空间,从不同视角重新审视教育1)以一种“激进的、不妥协的和非改革主义的”方式,再度思考超越大众化现代学校教育的认识论;2)避免用大众化的现代学校和制度来实践“救赎社会学(redemptive sociology)”;3)对现代的确定性、身份和危机提出质疑;4)探索教育作为“自身的全新实践”和 “作为颠覆性活动的教学”;5)倡导教育作为自我塑造的政治和伦理活动,应当优先考虑伦理而非真理,以产生经验的重新配置;6)将教育作为一种学习,主张关心自身与周围世界。

 

随后Jordi Collet-Sabé副教授Covid-19危机、气候危机和教育危机出发,透过对当下人类所面临各类棘手问题的思考再次强调了从不同视角考量教育的必要性,强烈倡议必须重新思考“受教育”一词的深层含义。基于福柯(Foucault)提出的教育作为“伦理和政治活动”——关怀自我、他人、社区和环境的相互依存活动和“共同的方法”——教育是一种公共利益以及与公共相关的社会关系,试图从二者之间寻找灵感并进行调和,以一种超越现代认识论的思考教育的新方式来满足个人、社区和环境的日常需求并实现其福祉。Jordi Collet-Sabé副教授还借用图表揭示了教育作为关怀自我的公共活动和作为现代性的学校场所的区别所在,再次重申教育的公共利益属性,以及超越意识形态和抽象教学专业知识的道德和政治活动属性。这为从根本上重新思考对现代大众教育的初始设想构建了新的思考范式。

 

讲座接近尾声,线上同学就学校教育与当下ChatGPT等人工智能之间的关系等问题与Jordi Collet-Sabé副教授进行了探讨。陈丽莎博士提问像人工智能、元宇宙这样的新技术在他所提出的寻求共同性的新的教育认识论中扮演怎样的角色?Jordi Collet-Sabé副教授认为这些技术是一种工具,像ChatGPT这样的人工智能是不会生产新知识的。

华东师范大学国际与比较教育研究所彭正梅教授和张丹副教授对Jordi Collet-Sabé副教授的发言表示感谢,在场的其他同学也纷纷表示这次线上学习之旅感受颇丰,收获满满。

 

至此,此次讲座圆满结束。

 

撰写宫卿 张诗琪 王超男